你的位置: 首页 > IT资讯 > 正文

信仰大数据的想法要改变

来源:IT瘾 时间:2018-02-06 编辑:爱站编辑 关键词: 大数据

凯西·奥尼尔:盲目信仰大数据的时代必须结束 | 算法密码,null, IT社区推荐资讯

  麦法兰中学是位于华盛顿的一所平民社区高中,拥有如茵的草坪、联排红墙教学楼和多种族学生。女教师莎拉·韦索奇2009年来到这里,她对教育非凡的热忱很快感染了同事和家长。

  “她是我见过最好的老师之一。”麦法兰中学家长教师协会负责人布莱恩·多尔西说,他的女儿是莎拉的学生,“每次见她,她不是在辅导孩子,就是与他们谈心。”

  学校2011年5月对莎拉的评估报告也佐证了这一点:“我们很欣慰看到这么一个教与学互动积极、运转高效的课堂。”莎拉还被推荐到其他学校分享经验。

  然而仅两个月后,莎拉被解雇了。一套叫“IMPACT”的教师评价系统认为她相当失败,原因是她任教班级的阅读和数学成绩没有实现预期增长。

  这次教学评价源自华盛顿特区自2007年推行的教育改革方案,时任教育局局长李洋姬将这里低迷的高中升学率归咎于教师的失职。这位作风凌厉的女士决心炒掉数百名表现差劲的教员。为了让落刀更加精准高效,她引入一套计算机算法系统,即“IMPACT”,它通过琳琅满目的指标和一个极其复杂的回归方程,组成一个“增值模型”,自动为每位教师打分并决定其命运。

  纵使莎拉的其他指标非常优秀,但“增值模型”的得分却异常低。她很愤怒,写信质询教育局:“我想知道,这些数据是怎样计算出来的?”

  没有人理会她。《华盛顿邮报》为此写了一个报道,标题充满黑色调侃和同情——《我激情,我创造,我被炒了》。很快,莎拉收到一封来自纽约的邮件,是凯西。

  凯西被这个案例吸引,她给莎拉打电话,掌握更多细节,逐渐看清其中的猫腻。两位女士还共同查阅莎拉班上一些转学学生的过往成绩,发现他们在前一所学校的阅读分数都异常高,是所在学区平均分的五倍。

  莎拉在实际教学中却发现相反的事实,这些学生连阅读简单句子都困难。凯西又查阅媒体,发现该学区涂改测验成绩的现象非常普遍。也就是有人作恶了,然后把这些虚高的成绩交到老实人莎拉手上,并通过算法让其受到不公惩罚。

  莎拉将这一发现向管理部门举报,得到的回复是:必须明确指出作弊老师和学生的名字,还要有充足的证据反驳“IMPACT”的打分。这几乎是一个黑客级的难题,而莎拉只是一个社区中学五年级的老师。

  随着研究的深入,凯西发现了“IMPACT”系统更多的底层逻辑漏洞。“学生的成绩受很多因素影响,要量化一个教师在其中的作用非常困难,也非常复杂。”她说,“而且仅凭二三十个学生的成绩来决定一个人的去留,在统计学上也是靠不住的。”

  “IMPACT”系统最终解雇了两百多名教师,主导者却没有获得期望中的支持。当地工会的民意调查显示,民众对教师清洗行动“非常不满意”,一些教师协会也举行抗议,并帮助遭受不公对待的教师提出申诉。这最终影响了时任市长艾德里安·芬提的连任,教育局局长李洋姬也随之辞职。

  无论如何,算法对莎拉的判决已无法挽回。但幸运的是,她仅失业了几天,在很多同行和家长的推荐下,很快在一个富裕社区学校找到教职,而且那里不再有机器给她打分。

  “拜一个非常可疑的模型所赐,穷人的学校失去了一位好老师,富人的学校却得到了她。”凯西说,“未来,富人的事务会由人打理,平民的事情则交由机器。”

免责声明:1.凡本站注明“来源:XXX(非爱站资讯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所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cy#aizhan.com处理;2.凡本站转载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爱站资讯无关。»

上一篇:富文本编辑器杂谈

下一篇:最强摄力手机 Huawei Mate 10 系列减价

相关文章推荐

©2017版权所有

粤ICP备13073302号-3   粤公网安备44030302000085号